收藏
搞趣网 >战舰少女> 战舰少女同人文 我的从者是舰娘(第四十五章)下

战舰少女同人文 我的从者是舰娘(第四十五章)下

时间:2018-08-26 来源: 搞趣网 编辑:匿名  搞趣网官方微博

第四十五章-他者封印·鲜血神殿(下)

“哎?汐月同学,请问今天楚娅同学没有来上课吗?”

远坂凛发现身后的位置空空如也,按照这个时间楚娅应该来了呀,她可是从不迟到的人。

凛面前坐着的那个女同学也才注意到,又有一名同班同学缺席了。虽然她平时与楚娅没有什么接触,但此时也还是不禁担忧起来,她道:“啊嘞?应该是请假了吧,大概……希望不会也像绫子那样失踪……”

“啊,话说美缀找到了吗?”

“嗯……听她们说是警察在路边发现的,新闻部也闹得沸沸扬扬的,只不过她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

远坂凛如是说道,她总觉得美缀绫子的事件有些不对劲,可又没有太多的头绪。

“叮咚~”

嗯?已经上课了吗?

凛神情复杂的望了一眼楚娅的课桌,便摇摇头坐回位置上。

……

远坂凛托着头,漫不经心的望着黑板,那被粉笔书写出的知识她都已掌握,不过现在还是得老老实实的温习。

不知道那个笨蛋的伤好了没有。

似乎因为圣杯战争,自己最近老是在上课走神。

天啊,为什么脑子里总是那个笨蛋?

“好了,同学们,把这个公式记下来吧。”

哎,为什么还记这么死板的东西。

不快之色从她脸上一闪而逝,正当她准备记下笔记时,一阵剧烈抖动把她惊得猝然站起。

怎么……地震吗!?

不,这是——

远坂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正当她准备道歉时,却发现视野中的学生和老师,全都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倒在了地上。

一切被染得血红,血腥味涌进了她的鼻中,远坂凛拼命忍住恶心的感觉,又察觉到自己身体中的魔力开始不自然的涌动起来。

“结界!?哪个**在这种地方发动结界!?”

“远坂!”

“额?”

远坂凛开始调理魔力,她不仅抵御了结界的效果也平息了怒火。这种结界对她这样的魔术师影响微乎其微,只要正确的去对待。

真正让她惊奇的,是正在门口大喘粗气的红发男子。

“卫宫同学?”

“远坂,这是怎么了?他们都……怎么了!?”,卫宫士郎艰难的喊叫着。

“笨蛋,快在体内生成魔力!有人在学校发动了吸取魔力的结界,普通人都倒下了!在过不久他们可能就会被吸成干柴!”

“什……!是谁?”,卫宫士郎听从了远坂凛的话,在体内生成魔力后,那种无力感渐渐的散去,随之怒火又在他心中燃起,他发誓绝对要把那个恶人给找到!

“一定是那个紫发从者设置的,不过她的御主是谁?难道她们不知圣杯战争是禁止影响到普通人吗!”

“可恶,这些家伙……”

听着远坂凛有些竭斯底里的喊叫,卫宫士郎愤怒的握紧了拳头。必须阻止他们!他这样想到。

忽然之间,一个身影浮现在他脑海中,那个重要的人被他记起,是不是她也遇到危险了!?

“不好,樱!”

“樱……?卫宫同学你要去哪!?”

远坂凛见卫宫飞快的跑出教室,急得一跺脚,这个时候还在乱跑什么,不知道很危险吗!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应该是找到阵眼,再把它给破除掉。

阵眼的位置是在一楼吗?她用魔力探测找到了阵眼,却对自己孤身一人感到力不从心。

是不是要用令咒把Archer给唤来?

对了,那个笨蛋去哪了?可不能让他单独行动!

各种思绪在她脑中一闪而过,远坂凛一咬银牙,拔腿追了上去。

“樱?樱?”

卫宫士郎没有在樱的教室找到她,但是放在间桐樱座位上的书包却放在那。

“卫宫同学!ヽ(ˋДˊ)ノ”

“远坂?”

“你这家伙,干嘛独自一人跑掉了!?”

远坂凛生气的瞪着卫宫,很明显这个笨蛋还不清楚现在的处境,擅自行动到处乱窜只会越来越麻烦。

这就是让她生气的原因,自己真想好好教训一下他!

但远坂凛冷静下来后,才发现这是间桐樱的教室。而樱却没有在倒地的人群中。

樱呢!?

远坂凛惊慌的想着。

卫宫眉头紧锁,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,他急切的对远坂凛说:“远坂,我只是担心……呃?那是什么?”

“嗯!?”

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异常,远坂凛警惕的转过身,就看见走廊生成了一团紫色的气体,徐徐攘攘聚集在地板上,开始堆积魔力。

“咔咔咔——”

一个拿着骨剑的骷(long)髅(ya)扭动身体,骨头碰撞“嘎嘎”作响着。它双臂用力一挣,全身从紫气中猛冲而出。

“凛!”

卫宫士郎大吃一惊,赶紧拿起板凳一边发动强化魔术一边朝门边跑过去。而后者更快一步——一颗红色的魔法弹从她手中弹出,精准无误的击中在骷髅身上,将它头部炸得粉碎。

顿时无头的身体断绝能量供应,化为魔力残渣消散在空气中。

“呼,好险……这是?”

“Golem,使魔的一种。难道那个紫发从者是Caster吗?不应该啊……”

“远坂!更多的来了!”

远坂凛看见越来越多的骷髅朝她们走来,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道:“可恶,这数量也太……必须叫Archer了!”

卫宫闻言点点头,深吸一口气提议说:“那我也叫Saber过来!”

“额?好吧,现在情况紧急,只能这样了!”

……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安静得诡异,冷静得出奇。

非是从者,也非是魔术师。这个人的气息竟如此平稳,居然在自己威慑的眼神下,有出现任何感情波动。

甚至可以说他已经达到了友风子雨的境界。

比泛泛之辈稍微有点能耐吗?不,能在这结界中行动的人就已经很不一般了。

俾斯麦抱着胸,昂头斜视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,对他的评价点到而止。

相对的,这个男人也正颜厉色的回视着她。

“嗖——!”

“!”

俾斯麦瞳孔猛然一缩,对手没有任何战前宣言,更没有一丝杀气预警。

男人踩着鬼魅的步伐高速移动,手臂好似化为长鞭,那拳头裹夹着紫色的魔力,又如箭矢之速向舰娘头部打去。

这是何等的拳速,何等的身法!?

嘭!!!

俾斯麦还未做出明确的判断与反应,面门就毫无防备的吃下这天崩地裂的一拳。

“咚!”

电光火石,她就像是断线了的风筝向后飞去,身体直接砸穿了墙壁、撞进了隔壁教室中。

“什么!?”

Rider心下大愕,手中的匕首险些惊得脱手落下。

那个一直欺负她的猫女,居然被普通人用拳头打飞了!?还只用了一拳?这个人还是人吗!

虽然她心中一时畅快,可见到俾斯麦落败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是因为落差感太大了吗?还是说因为假主人被打了?

同样她也并不觉得这个男人会放过她。

“那个人,就是你的御主吗?”

“……”

葛木宗一郎冷漠的声音传进Rider耳中,美杜莎沉默不语,心中莫名的不爽快。她默默的握紧铁链,手中的匕首也倾斜角度对准了男人。

只有先发制人才有胜算!

她心下一凌,用武器飞快的刺了过去——

“太慢了。”

“嘭!”

“噗啊……”

还未刺中葛木,那拳头便后发先至。美杜莎感觉内脏仿佛被震碎,钻心的绞痛让她神智麻木。恍惚之间,她看见男人手肘微动,下一眨眼,风一般的拳速便砸在了她身上。

“咳……噗!”

嘴中甘甜,血水混杂着浊气喷了出来,那拳头力度之大,大得能将肉体与灵魂一同打散。

Rider大脑空白,此时她只剩下出气,在没有进气。若不是结界仍在运转吸取着魔力,可能她就已经气绝了。

“哼,这就是最后一击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葛木宗一郎面无表情,他对生死已然麻木,也不会因为对手是女性而手下留情。他毫不犹豫的举起拳头,打向Rider耷拉的额头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只剩下半口气的Rider被一股巨力猛的掀至一边。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掌,稳稳的接下葛木的必杀一拳。

“啪!”

责任编辑【白菜

标签: 战舰少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