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
搞趣网 >战舰少女> 战舰少女同人文 我的从者是舰娘(第四十六章)

战舰少女同人文 我的从者是舰娘(第四十六章)

时间:2018-09-02 来源: 搞趣网 编辑:匿名  搞趣网官方微博

第四十六章-肉搏

“!?”

葛木宗一郎惊讶的望着俾斯麦,后者面色淡然,用手紧扼住了他的拳头,葛木无论怎样用力都纹丝不动。

这个女人中了我的重拳居然毫发无损?

在他疑惑的瞬间,葛木猛然感觉到俾斯麦的气势为之一变,一股无形而有质的杀气,惊涛骇浪的压了过来。

天地似乎都远离了他,所有的感官在这一刻都失去作用。

“喝!”

葛木宗一郎咬紧牙关,将气力全部都转到了另一只手上,附着的魔力因他的聚力泛起波动。葛木大喝一声,坚硬的拳头朝砸中了俾斯麦的正脸。

“砰!”

而后者没有防备,受到重击后抓拳的手顿然一松,不知是怎么一时间竟没有反应。

“砰!砰!砰砰砰砰!!!”

两手都自由的葛木立刻抓住了机会,他对俾斯麦发起了暴雨般的攻击。葛木越战越猛,身法上升到了新的层次,出拳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有极大的提升。

每次疾风迅雷,拳拳到肉,而且全都击中了致命部位。

单方面被打击的女人无处躲避,也没有任何还手的迹象,她从始至终一声不吭,气势依旧未衰。

葛木那没有间断的拳法,将灼热的空气都给挤压出去,而新涌进的空气也随着他出拳的轨迹流动,爆鸣声连绵不断,似乎在为挨打女人悲鸣着。

“轰!!!”

最后一拳雷霆万钧,借着前拳未消的余力,切实的砸在了俾斯麦的腹部,哪怕是钢板葛木都有信心能将之击穿。

但承受了几十下重击的舰娘依然站立着,她晃动着受力的身躯平稳后移,双脚在地板上拖出了两条浅浅的鸿沟。

站稳脚步后,俾斯麦缓缓抬起了脸,她点头说道:“不错的气力,可惜还差了点。”

“什么!?”

葛木宗一郎听见俾斯麦的嘲讽气势陡然一泄,惊讶得呼吸都变得混乱。

这个女人在受到了自己近乎致死的打击后,看起来还是安然无事。

这怎么可能!?

普通人能有这么抗打?是怪物吗?

舰娘那有些凌乱的发型下,摆着一张嘲弄的脸,似乎正在嘲笑对手的失态。

葛木很快恢复过来,身上的肌肉难以察觉的幅度张弛不定,他眯起眼睛重新审视着这个女人,调整好呼吸后,宗一郎重新摆好姿势,随时准备发动下一波攻势。

但很明显,他的对手想和他聊上几句。俾斯麦悠闲的抱起胸,分析道:“原来如此,你的拳头是被魔力加强了吗?我就说正常人哪有这么大的力量。”

“哼,彼此吧。一般人可也没有你这样能抗揍的。是因为有硬气功,或者是什么秘术吗?”

“喔?在你眼中我就只是抗揍吗。”

俾斯麦讥笑一下,那不屑的眼神仿佛是在嘲笑一个连剑都拿不稳的孩子。

她深吸一口气,似藏有剑芒的双瞳锁定在葛木身上,千钧重负的杀气再次逼来,这一次更为的凌厉、危险。

葛木宗一郎的每一个毛孔,每一根汗毛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若不是他有超人的意志力,恐怕这气势就足以让他俯首称臣了。

两人凌然不动,都在相互戒备,但女人却更显得额外游刃有余。她先是用余光扫一眼意识恢复的Rider,再是开口说道:“不得不承认,你的身法与招式实在令人惊叹,就连气息也能够隐藏得天衣无缝。不过,我差不多也该习惯你那秀而不实的拳法了,接下来可就是我的还击了。”

“哼,还击?少在虚张声势,轻敌可是会后悔的。”

“呵,虚张声势?我只想对你说……”

葛木宗一郎丝毫没有把俾斯麦的话放在心上,在他看来这个女人除了挨打和耍嘴皮就毫无还手之力,只要自己在多打几次,这个女人一定就会倒下。

“轻敌的是你吧!”

宗一郎瞳孔一缩,话音刚落,俾斯麦就瞬间来到了他的身前,她的两眼如同猛禽般凶狠锐利,浑身上下发出的气势飙升。

“唔……”,葛木心叹不妙,自身的气势一泻千里,却还没有彻底崩溃。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硬接俾斯麦这一拳,于是只能选择暂避锋芒,侧身躲闪。

“嗖!”

好险!

黑光擦鼻而过,葛木心下大愕之余,本能的挥手反击。

但预想中的打击感没有出现,对手竟然挡住了他风速的拳击,而那坚若磐石的手臂让他拳头微微发麻。

“嘭!嘭!嘭!”

俾斯麦因对手的狼狈而狂笑起来,两人在眨眼间便交手数次,舰娘的攻击直来直去,没有特别的技巧但力量却大得惊人。

只要力量大到一定程度,也是能胜过技巧。她的怪力与

刚硬让葛木无法判断是否自己能用血肉以搏,就算被强化十倍的拳头也没有把握去铤而走险,很多次葛木只能依靠躲闪回避。

葛木宗一郎的攻击诡异万分,可就算是一息万变的拳法,却总是能被女人恰到好处的格挡下来。

哪怕偶尔打中了俾斯麦,后者也只是轻微的迟疑一下,下一刻又恢复如初,并且更难击中。

男人逐渐占据下风,几次都险象环生,对手的防御简直称得上无懈可击,也像拥有无尽的气力一样。

几十回合下来双方都没有重伤对方,可谓寒木春华、棋逢对手。但当她们拉开距离后,葛木明显感觉到双手痛得发麻,手臂上布满了瘀伤,几处已经破皮。

“嚯嚯,怎么了,人类?刚才汝不是很能打吗?”

“……”

葛木忽然收起了手,冷冷的对俾斯麦道:“狂妄自大的女人,其实你只是在拖延时间对吧。”

“噢?”,后者听后饶有趣味的笑起来,但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。她转过身用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Rider,说:“别装死了,吸血吸狗了吗?”

“唔……咳咳,已经足够了。”

Rider上气不接下气,连说话都能牵动她的内伤。

“嚯嚯,看来时间刚好”,俾斯麦神情微微缓和,她清理了身上的灰尘,又转头对葛木说:“我打得很尽兴,虽然有意和你分出高下,不过看来这场决斗要告一段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葛木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响动,还未见其人便先闻其声:“远坂,在这里!呃?葛木老师,你怎么……”

“唔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葛木老师!?”

来者三人,正是远坂凛和卫宫士郎,以及紧随其后,手拿黑白双刃的红衣男子。


责任编辑【白菜

标签: 战舰少女